TO YOU

今天是三月六日 
星期五 早上七点三十三
凌晨两点的时候疯女人又开始发疯
说什么一到晚上就精神 说什么哪有我这样的
我觉得简直整个人的逻辑都被打乱了 她这是什么逻辑 她说睡不好我说我出去做不发出声音 她说那也不行
卧槽 简直没见过这么supportive的家长 
太他妈的caring 太慈祥友爱无私奉献了呵呵
她说她没有支持我吗?没有支持我我能呆在这儿吗
呵呵 然后我就知道她说的是钱了 all about money 她眼里钱就等于care 呵呵
我也不能说什么 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 
说不上什么care 不care的








早上assembly的时候说一个黑人在奥林匹克运动长跑的故事 说他快到终点时候脚扭伤了然后他就爬起来 一步一步走到终点
他的爸爸从观众席跑下来扶着他走向终点
然后我就哭了   觉得真的好难过
昨天晚上躺在场上眼泪就不停的掉下来
不敢发出声音不敢剧烈的颤抖因为一不小心疯女人又会说你他妈的装给谁看
觉得这个世界都没有人爱我 觉得这种痛苦根本没法分享只能自己承受 觉得这世上也许没人能了解这种痛
觉得我只是一个人在奋斗 觉得我只能靠自己
觉得她妈我长大了一定不能像疯女人一样堕落一样没用的依靠男人








然后我发现就像那个黑人一样能看到道路尽头
可是一路却跌跌撞撞 
现在就算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委屈也不可以放弃
也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会觉得累 可是我好感谢宝姐说的那句话 
记得那天我跟宝姐抱怨说事情真的好多感觉好累
他说没关系的 一点一点做总会做完的
就突然感觉好安心 是啊 事情真的很多很多
好多的case study 要背 好多的数学题要弄明白 好多的练习要做才能给出完美的答案 好多的笔记要整理
可是那有什么关系 一点一点做嘛 总会做完的
我觉得他说得那么好可是就是说服不了他自己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就三月了 下周term exam
然后我还没复习好 明天不知道该不该去cca
这两周不是两点就是三点睡的觉 突然觉得熬夜也不是那么可怕
也终于明白大家说他们那天挺早睡的还是困 然后问他们几点 回答都是十二点或者一点什么的 是个什么概念了
我也默默的加入了这种节奏的生活 觉得还行
挺充实的  累了就睡十分钟 或者 洗个脸 再不行了就洗澡 最后过了凌晨就只能用音乐来充电了 反正我只要有音乐就觉得像打了鸡血一样swag
一年而已嘛 准确来说还有七个月
很快的 忍忍就过去了 相信这一次能真正看到尽头 脱离疯女人的折磨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好多好多好棒的人
他们活得丰富多彩又优秀 真的没法比
就像我们的OGL Mirian 简直就是完美
八个A 中间两个H3 history 和litreture 都是A
然后在合唱团 在track and field 是OGL 芭蕾舞八级 重点是还长得嘛么好看 还是个英国新加坡混血 天哪
看她的interview觉得她说的话也是非常elegant 然后说大家都问她是怎么manage 她的时间 可是她说她并没有manage 只是做她喜欢做的事情 很享受每个过程 所以她是在enjoy herself 的同时 develop herself










我相信有这种真爱 我觉得我还不够passionate 并且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想做的
而是我觉得我应该做的需要做的从而达到某种目的而不是真爱 就像加了debate 现在纠结死了明天不想去cca一样
也许这也是我自我否认严重的原因之一吧
觉得自己做不好自己在做的事情
然后自己把自己逼的太紧 醉了 这样其实并不好吧 但我现在才realise
也许或者我只是迷上了那种不段 get enlightenment 和貌似发现了一些truth的thrill
觉得有些事情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对周围的事也更make sense 可是还不够
far more from enough








Mr Lim 说这些essay question 不是难而是大家太ignorant
因为他讲解之后大多数不会做的都觉得其实是doable的



总之就这样吧 发现很久没写lofter了
因为貌似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发泄
今天阳阳来拿充电器还给我买了个草莓waffle和面包 闹哪样
不过等会儿他去和郭看电影 明天约妹子去看海绵宝宝 然后十七号回国 那之前健身什么的
说让我陪他买鞋 我说没空 他就不去买了醉了 这又是闹哪样啊   说回国给我带生日礼物












好了的吧 加油吧
两点一线 黑夜白天 我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 TO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