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YOU

可能做的事情,今天,我却做了。那些经常改造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那些能决定和改变我设想好的命运的力量,在我们诞生前很久就起作用了,而且在我们死后会继续起作用。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选择,就像量子轨迹,只有了解这一刻,才能这道下一刻。在每一个交点上,每一次遭遇都蕴含了一个新的或潜在的方向。


要了解我们自己,只有通过他人的眼睛。我们生命的不朽性质在于我们的言语和行为带来的影响。

昨天,我的人生朝着一个方向行进,今天,却转向了另一个。昨天我决不会做的事,今天却做了。这些力量能重组时空,这些力量能塑造我们、改变我们。我们经历生死,这些亘古的力量却是永存的。


你必须做,做你不能不做的事情。——路易莎·雷

世界是被那样的、扭曲我们心灵的看不见的力量所控制。——罗伯特·弗罗比舍

 

我伯父是位科学家,但他相信那份爱是真实的,是一种自然现象。他相信爱可以战胜死亡。——梅根

真正的自杀是有条不紊毅然决然的。人们妄下断言:“自杀是懦夫行为”。这实在是无稽之谈。自杀需要巨大的勇气。

真相只有一个。其它版本都不是真相。

无论我们诞生于培育箱还是母体,我们都是纯种人。我们必须战斗,必要的话就去死,以死来换得人们认识真相。


信仰,就像恐惧或者爱,是一种需要我们去认识的力量,正如我们认识《相对论》和《不确定性原理》,认识那些决定我们人生航向的现象。


存在就是被感知。所以只有通过别人的眼睛才有可能认识你自己。我们的生命是不朽的,我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将会影响我们的每一次人生。

我们必须战斗,甚至必要的牺牲,用真相来教育人民。

像这样的时刻,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你的心跳就像能感受着自己的一样,我知道分离是一种幻觉…我的生命远远超越了我自己的极限。——罗伯特·弗洛比舍尔

读了半截的书,就像半路打住的恋情。


现在我懂了,噪声和乐声之间的分界线……是传统。所有的分界线都是传统,等着人来超越。一个人可以超越任何传统,只要他是第一个敢想敢做的人。我们的分离只是虚幻的。我的人生已远超自己的局限,不断延伸。

 

自由”,这个词被我们的文明社会用滥了。只有被剥夺自由的人,才能体会它的真正意义。

  

我们的人生和选择,就像量子轨迹,每时每刻被我们认识着。人生的每一次交集,每一次邂逅都可能设定一个新的航向。

  

但是如果没有众多的水滴,哪会有海洋呢?

那些经常改造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那些能够决定和改变我们设想好的命运的力量,在我们诞生前很久就起作用了,而且能够在我们死亡后继续起作用,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选择,就像量子轨迹,只有理解了这一刻,才能理解下一刻。在每一个交叉点上,每一次遭遇,都蕴含了一个新的或者潜在的方向。


我们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从生到死,我们和其他人相连,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们的每一个罪行,每一个善举,孕育了我们的未来。


你可以维持对人民的统治,只要你给他们东西。剥夺一个人的一切,将会使你失去对那个人的东西。

信仰,和恐惧、爱情一样,必须通过努力才能理解,就像我们理解相对论和测不准原理,就像那些决定我们生命进程的各种现象。昨天我的人生朝一个方向行进,而今天却朝另一个方向。昨天,我相信我不。


知识是一面镜子,我平生第一次可以看看我从哪里来,可能到哪里去。

 


© TO YOU | Powered by LOFTER